浅谈——振东集团李安平凭什么把中医药推向国际市场

08-05

山西振东集团董事长李安平

华界先驱报山西8月3日长治上党区讯(关晓云)在山西振东集团公司,李安平面对记者他是这样说的:“我完全可以在山西挖煤,振东科技园区下方覆盖煤田价值500个亿。我们为什么没有再去搞能源?是因为我们喜欢中医药,中医药是我们民族的瑰宝,中医药是我们传统文化中一门最深奥的科学,中医药是我们国家拿到国际上最有话语权的文化。‘中国振东,创新中药,让世界爱上中医药!’我是这样想的,我就要这么去做!”

曾经他是三晋大地的石油大王,叱咤一时;如今他是一家上市药企的老板,情怀独具。要放在当年,可能没有人能想到他能在中医药行业做得风生水起。如今却是,很多中医药界专家、院士都是他的朋友,他奋身转型,不断学习,终成了一位中医药专家。他和别的企业家有一点不一样,浑身充满了对中医药事业的追求和热爱。

大风向结缘

李安平跟中医药的缘分要从2000年说起。那个时候,由于国家政策变化,国内石油国企重组,国家政策风向之下,振东集团被迫将其公司2座油库、32座加油站(共有45座)转让给中石化。企业没了,手里却攥着是上亿的巨款。李安平拿着巨额的转让费用站在十字路口,盘算前路。

在另一头,同样是在上党区,有一家药企也受到国家政策影响,发展受到制约。国家下发通知,制药企业必须在2002年以前通过药品GMP认证,而想要通过这一认证需要数千万的改造费用。金晶药业是一家只有二十几个人的小企业,对于它来说,做GMP投资认证金额太大,但是不做认证的话,药企就会被取缔,生产经营许可证也会被收走。

一方拿着巨款却想要再次创业,一方揣着公司转让合同着急出手。这才有了后面李安平办药企的故事。2001年8月,振东集团斥资3600万元收购了金晶药业。

李安平之所以选择金晶药业有两个最重要的原因。一是李安平在那个时候就坚定认为,健康产业是朝阳产业,将来必定会迎来大发展,这一点在今天得到了印证。二是,金晶虽小,但却有一个拳头产品——“岩舒”复方苦参注射液。岩舒作为一款肿瘤用药,具有很好的止血止痛、抑制肿瘤发展的功效,是国家中药独家保护品种和专利产品,中华中医药学会指定治疗用药,尤其在治疗中轻度癌性疼痛上,是唯一中药注射用药。这也是为什么小小药企,却卖出了几千万高价的原因。

 

岩舒牌复方苦参注射液

李安平同中医药的缘分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那个时候的李安平虽然不懂医药,但多年从商的经验,让他对市场的运作规律了然于胸。按照市场需求,公司很快进行了产品结构调整。同时,在详细了解市场供求关系的基础上,完善营销网络,加大终端销售力度。

他看中了岩舒的疗效,认为其具有成为明星产品的潜质。

在2003年初,非典开始施虐,这本是一起医药行业的危机事件,李安平和他的团队却抓住机遇,突破营销困难。

在当时,非典施虐,全国都笼罩在危机和阴霾当中,很多药企都不敢到医院去,而医生也不想接待他们。就在许多制药企业的生产和销售受到打击之际,李安平却发现了其中的商机。

他身先士卒,带领一支业务小分队,从山西出发,到全国各地进行市场开发,而且还是专跑别人避之不及的医院。同时调动公司所有中层以上的销售人员分散到各地医院里去推销自己公司的药品。

正如李安平所料,危机就是被危险掩盖着的机会,只要勇于迎难而上,就能迎来真正的发展。经过大家的努力,2003年5月,振东制药生产的“岩舒”被科技部确定为非典八种治疗用药之一。经此一役,“岩舒”一举成为振东制药的重磅产品,在全国的中成药销售中名列前茅。 

 

中药材扎根 

李安平和他的企业所在地区位处太行山南部,这为后来集团发展中药材种植产业埋下了伏笔。

随着“岩舒”产品的热销,其原料需求也在不断增长。生产复方苦参注射液的主要原料“苦参”和“白土苓”出现了供不应求的局面。从市场上购进的苦参、白土苓饮片,由于产地不同、加工方法不同和采收时间不同等原因,质量很难保证,另外这两种中草药的野生资源也越来越少。

 

白土苓种植基地

早在2001年,李安平就有了人工种植苦参和白土苓的想法,一直到2003年3月,振东另一个以“板兰根、丁香、蒲公英、苦参”等中草药为原料生产家护产品的企业投产之后,李安平不再犹豫了,决定仿照外国一些大商团的做法,比如卷烟公司有自己的烟草基地,葡萄酒商有自己的葡萄园,振东也要建造自己的中药材基地。他明确表示:“要创办公司,要建立符合GAP认证标准的中药材种植基地,要实现规模化、规范化、标准化生产,要保障用药安全有效”。他认为这是增强企业发展后劲的重要举措,意义十分重大。

GAP认证是中药材生产质量管理规范化种植的简称。也就是说,只有通过认证,才能进行中药材种植和生产。

更何况,公司要种植的苦参此前从未有人工种植的先例,认证过程便更加艰辛。

李安平决心要把最好的苦参物种找出来,04年,集团开展了3次全国苦参野生资源大调查。历经选定,认证,测评,2005年4月20日,振东苦参GAP种植试验示范基地建立。基地面积3000亩,这也是全国第一家苦参试验示范基地。其中全国野生苦参资源圃共计3亩,定植有从全国8个省采来的23个苦参品种,目的是为以后选育杂交新的苦参品种,保持和提供原始种质。这是世界唯一的野生苦参资源宝库。

 

振东集团苦参GAP种植基地

在搞好苦参野生资源大调查和GAP基地建立的那两年,公司也在积极开展其他中药材的种植,柴胡、黄芩、板兰根。那段时间,员工们掌握了这些中草药的选种、育苗、种籽直播、移栽、苗期管理、后期采收等全套生产管理技术;熟练掌握了宣传、培训、签合同、收购、兑现、出售等一系列工作程序,为以后大面积种植打好了基础。

2007年,振东就已经完成了省科技厅下达的对苦参规范化种植的所有研究内容。所有资料全部编写规范,记录完整,汇编成册,于2008年7月4日顺利通过省科技厅组织多名专家对《苦参规范化种植研究》项目的验收和科技成果鉴定。这标志着该项目在同类研究中达到国内领先水平、填补了国内苦参人工规范化种植的空白。2009年3月18日,《苦参规范化种植研究》获得长治市科技进步一等奖。

2009年9月,集团苦参种植基地接受GAP认证现场检查,并且一次性顺利通过。人工种植苦参,听起来简单,却是历经了几年的心血,振东做成了一件史无前例的事情。

随着苦参的大面积种植和基地获得认证,李安平那里又开始有了新的蓝图:

“要么不干,要干就要干好,就要干出个样子。要把上党地区的道地药材都种上,要打响振东道地药材这个品牌!”

 

振东中药材公司连翘育苗基地

2009年9月8日,振东同平顺县签订了20万亩野生连翘抚育和10万亩党参种植GAP基地建设合同。这一签,却是改变了一个县城的发展命运。在当时,平顺县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李安平和他的企业为平顺县找到了一条产业脱贫的路子。2020年2月,平顺县正式退出贫困县,顺利脱贫。而李安平本人,也在2019年被授予全国脱贫攻坚奉献奖。如今,李安平正朝着新的方向迈进:立志将平顺县打造为“中国中药材第一县”。

 

如今,振东已经在全国6个省和全省19个县推广种植中药材,基地面积达80多万亩,带动22万农民稳定增收。振东,成为了农民的好朋友;振东,建立了全国规模最大的标准化、规范化中药材种植基地;振东,成为了全国最大的中药材种植企业;而李安平本人,也实现了他自己一直以来追求的“赠人玫瑰,手有余香”的幸福。

在中药材种植上,振东运用了很多模式,如土地流转模式、预付模式、订单模式、“老总包片、中层包村、员工包户”模式、“公司+政府+经济合作社+农户”生产经营模式;创新了诸多制度,如《三免二预付款条例》、《定额用工制度》、《雇工制度》、《抚育工作流程》、《验收制度》。利用企业自身种植道地药材的的优势,振东向大健康领域迈进,用自己生产的上等的中药材做药食同源的健康产品。振东已经不是简单的一个药企,它俨然成了一条中医药行业全方位产业链。 

 

今年5月,振东集团作为全省“链主”企业被授牌

国际化征程
“干一行,就要爱一行。这才能真正把事情做好。我做了这一行,首先就要培养同中医药的感情,爱上它,才能真正做好。”20年如一日的相处与热忱,中医药早已成为李安平心中的一个老朋友。如果说同中医药的结缘,向中药材种植产业的迈进是企业的发展需求使然;那么,弘扬中医药文化,力图让中医药走向国际化,则是因为李安平内心深处有一份浓浓的中医药情怀。

 

“中医药是我们民族的,能拿得出手的,使我们骄傲自豪的传统文化中的一个高科技,虽然我们现在研究不透,但是中医药文化我们是发自内心觉得自豪的,所以我们有义务,有责任推动中医药走向国际,把先人留给我们的瑰宝,让更多人了解,惠泽全人类。这是作为中国人的责任感。”

2016年,由振东主办的“中医药国际化合作论坛”在北京召开

“在当年,我们在08年开始走出去和国际沟通交流,我们就发现个问题。西医的很多新技术应用于医疗行业,对疾病的认识细化到DNA层面,病理机制越来越清晰。而中医受时代所限,讲究哲学辨证法,很多病理机制是从宏观的角度认识分析,两者的理论体系存在很大差异。因为中医药理论体系与现代科学迥然不同,现代科技无法将它解释清楚,所以社会上有一种声音认为‘中医不科学’,对其并不认同。因此,作为中国人,我们应该用现代科技对中医药进行更加深入地研究,走出国门,走向世界,让更多人理解、认同中医药。”

“在实际操作中,我们将国内外专家联系起来,进行定期交流,互派访问学者学习。中西方不同的思维方式,在科研过程中碰撞出很多火花,有了很多创新。想要中医药走向国际,必须让科研先行,中国的西医都不懂中医,何况西方?所以中国的企业要搞科研,要让国外的医生认可中药。等到西方的专家,医学家、药学家们认可了我们产品的时候,老百姓才能认可。振东,肩负着振兴中国传统医药的责任和使命,将阔步走向国际舞台。” 

2011年7月12日美国专家Zark·Howard一行到公司种植基地考察

中医药国际化并非轻而易举,其障碍主要体现在三方面:

一、中西医药之间缺乏统一的国际标准,这导致中医药与国际接轨不易;

二、中西医药分属于不同的文化背景,拥有不同的研究理路,植根于不同的思维观念,这导致中西间对话困难;

三、中医药临床效果积累薄弱,难以获得西方认可,这导致中西医间信任不足。

针对以上障碍,李安平提出“三招破除法”,他把“制定质量标准、分析作用机理、积累临床效果”比喻为中医药国际化的三支利箭。

如果说三支利箭是战术层面的方向,那么振东还有独到的战略定位。

李安平明确提出振东国际化路径的三部曲——“科研国际化,产品国际化,产业国际化”,并进而指出:“想要中医药走向国际,必须让科研先行。

早在2008年,振东就与美国国家癌症研究中心合作开展了中医药治疗肿瘤科研。

2011年11月,李安平出访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并就在澳共建科研中心签署框架协议;2012年,由振东制药、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和山西中医药大学三方合作联合建立的振东中-澳分子中医药研究中心在澳大利亚成立,并以我国中药制药企业商标冠名,成立振东澳大利亚公司——依托现代系统生物学和网络生物学,在分子水平进行中医药学创新药物、创新技术和创新理论的国际化科研企业;2013年9月“振东中-澳分子中医学研究中心”被国家科技部认定为国家级国际联合研究中心。

2011年11月,李安平出访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

2014年,振东联合国家中医科学院在美国NCI成立由中、美、英、澳、韩五国联合组建的“国际中医药治疗肿瘤联盟”,设立美国科研办公室。2015年,国家药典委员会-Waters联合开发实验室落户北京振东药物研究院。2016年,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分子生物学专家David Adelson教授在国际肿瘤研究领域的著名学刊《肿瘤标靶》上刊登复方苦参注射液抗癌机制最新成果,在欧美学界引起轰动;这一年,振东国际(北美)科技有限公司在美国成立,进一步深化美国科研合作、进出口贸易、健康产业投资等国际化业务;而振东五和北美公司与振东家护北美公司的成立,则为保健功能食品、中药护理产品进军国际市场奠定了实体经济基础。2017年,振东中-澳分子中医药研究中心获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际合作专项立项;2018年,启动与阿德莱德大学二期合作及与美国安德森癌症中心合作;2019年,振东国际肿瘤研究中心成立。

科研先行,产品开路,产业拓展,振东在中医药国际化之路上行稳致远。在一次品牌论坛中,主持人问道:“许多年前,您曾说到振东要成为长治的领先,这很早就实现了;后来您说振东要做山西的领先,这个也实现了;未来站在世界的高度,振东应该要做中国的领先,作为中医药走向世界的代表;你可以用一句话表达一下未来振东在中医药国际化道路上的目标和方向吗?”李安平不假思索便脱口而出,他如是说道:“企业家爱国,就是做好产品;为中国人设计,让中国人健康,我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中国振东,创新中药,让世界爱上中医药!”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本站所有资源全部收集于互联网,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与参考,如有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等,请给我们留言。